智库动态|深圳模式和以色列模式哪个更适合长三角
【字体:
智库动态|深圳模式和以色列模式哪个更适合长三角
时间:1970-01-01 08: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www.0123bd.com9月18日下午,“创新提升 共创未来”长三角开发区开放创新暨国际产业合作论坛在国家会展中心举行。多位长三角开发区管理者、高校学者集聚一堂,共同探讨长三角开发区下一步的协同发展之路。

  “产业高质量融合发展是推动长三角一体化的战略驱动力,不仅是区域间的产业格局分配,更是集聚全球要素资源,发挥各自优势,携手共进提升区域竞争力的大命题。”上海市经信委副主任吕鸣指出,“随着长三角一体化进程的逐渐深入,以价值链为特征的空间基地结构和专业分工体系越发分明。各地区规模优势和竞争效益将逐渐显现,长三角将践行国家战略和谋求自身发展相结合,共同做大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大蛋糕。”

  开发区是产业发展的主战场,也是提升产业竞争力的重要载体。过去十余年,跨界合作园区共建即“飞地经济”模式成为长三角区域开发区建设的重要模式。

  南京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院长罗小龙指出,尽管园区共建模式和成果不一,这种打破行政区划界限,政府引导、企业参与、优势互补、园区共建、利益共享的园区建设模式为区域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如依托于江苏“南北挂钩”、浙江“山海协作”、安徽“结对合作”的共建园区实现了省内发达地区对欠发达地区的对点帮扶,推动了欠发达地区的经济发展;以承接产业转移为主的跨省共建园区疏解了转出地产业升级、用地紧缺的压力,同时也带动了转入地的产业发展。

  从2002年到现在,长三角园区发展经过了三个阶段,江苏带头、浙皖效仿,到现在谋求创新。园区合作共建有成功的,如漕河泾技术开发区浙江海宁分区,也有一些遇到瓶颈发展并不好的,如江阴靖江园区刚开始是合作典范,但是随着合作机制出现问题,园区发展遇到了瓶颈。

  如何让飞地飞起来?尤其是产业基础薄弱的飞地,如果没有好的合作模式和稳定有效的运行机制,“飞地”发展将会步履维艰。对此,罗小龙指出,共建园区的合作机制需要创新。

  2017年,国家发改委出台了《关于支持“飞地经济”发展的指导意见》,园区合作共建逐渐出现了许多新形式,也开始进行了制度探索和创新。

  2018年11月,上海市嘉定区和浙江省温州市联合共建飞地园区,在嘉定共同设立“科技创新(研发)园”,在温州共同设立“先进制造业深度融合发展示范区(嘉定工业区温州园)”。“这种‘飞来飞去’园区共建模式将上海的科创资源与温州的先进制造业优势无缝对接。”罗小龙指出,“飞来飞去”的飞地将成为区域一体化的触媒,不仅加速产业转移,促进市场化引领区域化,也促进制度和管理经验的扩散,还加速了人才和创新要素的扩散。

  逆向“飞地”也是园区共建的新模式。过去,园区共建通常是经济发达地区去到经济欠发达地区进行产业帮扶。逆向“飞地”即欠发达地区到发达地区来,如浙江、江苏到上海来建设人才、科技和产业孵化飞地。

  探索飞地经济发展新形式之外,飞地经济共建机制也需要创新和完善。“共建园区成功建设需要合作双方的强弱联合,弱弱联合较难成功。”罗小龙认为,“共建园区的意义之一,就在于实现优势资源的流动和先进管理经验的交流,以实现发达地区对欠发达地区的经济带动和发达地区间的互利共赢。欠发达地区的合作共建由于缺乏资金、人才、信息等资源和先进的管理经验,往往无法实现较好的共建效应。阜阳合肥现代产业园区、亳芜现代产业园区等就是合作失败的例子。”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小企业将总部迁往上海,而生产和制造中心仍然放置在本土,实现企业跨区域发展。如海康威视的总部在滨江、生产地在桐庐,浙江嘉善县在虹桥国际创新中心进行异地孵化。

  复旦大学产业与区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范剑勇指出,区域一体化发展推动产业内部的垂直一体化分工,中小城市的企业更愿意在上海设立总部,把研发、营销放在大城市,生产车间放在本地或者上海周边城市,长三角产业集群逐渐呈现垂直一体化的新路子。

  在垂直一体化发展趋势下,长三角开发区产业协同之路可以选择怎样的发展方向?范剑勇认为,可以从深圳和以色列的发展经验中探索长三角产业协同发展的新模式。

  “深圳崛起的关键在于有一个强大的腹地—东莞。”范剑勇认为,东莞和深圳形成一个前店后厂式的关系,东莞的支撑让深圳成为全球标杆性的城市成为可能。

  “深圳在全球创新网络中,仅仅是一个中试环节,从0到1的原创型技术创新不在深圳,深圳的技术是从1到N的应用型技术创新,”范剑勇指出,深圳的优势在于具有面向需求端和生产端的规模优势,深圳发展仍然处于产业链的低端,想要从价值链的低端爬坡到价值链的顶端必须进行自主创新,深圳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在创建各种各样国家级的实验室。

  与深圳截然不同的是,以色列经济发展的模式是出口原创性的应用技术。“以色列的资源禀赋是人的创新思想,他们既缺资本,也缺本国规模化商业应用场景(需求端)与供应链优势(生产端)。”范剑勇认为,以色列的主要对外贸易方式变成了出口技术为主、吸引外来资本的产业间贸易。

  “我们要思考的是采取0到1原创研发型的技术创新,还是1到N的应用型技术创新?”范剑勇说,长三角各个中小城市的孵化器、开发区,建设异地孵化器项目,不仅仅局限于上海,应该到国际技术创新的研创中心去。这些都需要结合长三角自身的资源禀赋进行设计和规划,让产业在长三角范围内进行“垂直分工”,理顺研发销售在上海,生产制造在苏浙皖的模式。

  无论是“飞地经济”还是“垂直分工”模式,都需要长三角开发区的不断探索与实践。据悉,目前长三角开发区协同发展联盟正在积极开展长三角创新协同发展试点园区网络的建设,力求从市场出发,探索长三角开发区之间的共建新模式以及产业协同新方法。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老钱庄心水论坛| 六彩福中福心水论坛| 天下彩票免费资料大全| 香港最炔规场直播开奖记录| 红姐印刷图库资料大全| 护民彩图图库红姐图库| 彩霸王中特网独家妙解| 大丰收心水论坛| 665399香港官方资料网百度| 买马最准的网站刘伯温|